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他山之石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他山之石
合肥,一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资银行
发布时间:2020-07-05 查看次数:88

    中国最大的“赌城”在哪儿?
    有人说,不是澳门,而是合肥。
    这个段子从六月开始爆火,一直流传到现在,已经成了合肥的一块招牌。

    这个“赌”字,当然和拉斯维加斯的“赌”不一样,说的是风险投资。
    人们不经意间发现,原来合肥这些年里投资了相当多企业,而且每一次都押注成功。
    2007年下注京东方,现在的京东方是中国最牛的屏幕供应商,搞出了王思聪都买不到的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X
    2011年下注长鑫半导体,那个年代普通人只知道“半导体”是做收音机的,不知道还能做芯片,直到前年贸易战打响,芯片成了最大风口,合肥又赌赢了;

    2019年,合肥又半哄半骗地把蔚来给骗来了。当然,蔚来现在还不算成功,但是江淮、大众、国轩、蔚来已经抱团式扎根合肥,安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到了全国12%……

 

    合肥的确像个赌城,这20年里合肥的发展就离谱。
合肥曾经还是一个不通铁路干线的省会,只有短得可怜的淮南铁路,去南京上海都要绕道蚌埠。
那时候的合肥,被叫做中国最大的县城,合肥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82位,和河南周口、湖北黄冈排排坐。
20年后,合肥成了世界最大平板显示基地、186家集成电路企业的存储产业基地、科大讯飞领衔的“中国声谷”。
合肥的排名飞升了61位,是中国进步最快的省会。甚至,财经领域权威杂志《经济学人》在2012年发文,认定合肥是全球人均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

 

很多对合肥好奇的人,把合肥的逆袭归功于赌。
说这话的人都不知道,合肥有一个战斗力多么爆表的招商团队。
合肥市常年驻派两三百支招商小分队在外,一支小队每年10万经费。这些招商人员自己拜访客户维持关系,有的全年200多天在外出差。
常年有湖北、山东等地政府跑到合肥取经,但是往往学不到精髓。他们派出去的招商队伍一住就是一周,但是对该干什么该问什么一窍不通。而合肥的招商队伍一个比一个人精,像投行一样精密运行。“上午飞上海,下午飞深圳,晚上回合肥。”“一个项目只要谈一次,就知道这个项目有没有希望”
甚至,一个招商员到了当地企业转一圈,目测出厂房加设备值3800万,误差只差了个零头。
    这支强大的队伍,就是合肥崛起的秘诀。
    合肥崛起前,没有铁路,没有资金,没有人才,没有矿产,没有成功的一切因素,但是合肥政府锻炼出了一支堪比一线城市的招商队伍。
    这是一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资银行,一个看似赌徒的老狐狸。
    你如果真的相信合肥的成功是赌出来的,还不如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01
    还记得人民的名义里那个李达康书记吗?
    李达康是一代能吏,能够把全省经济倒数第三的低级市做到全省第一。这种人行事雷厉风行,既让人佩服,更让人敬畏。
    2005年4月,一个李达康式的人物来到了合肥。
    他叫孙金龙,一个后来影响了合肥很多年的名字。但在来安徽之前,他一直在共青团中央工作。就职合肥市委书记的时候,他才43岁,在官场算是很年轻的。
    他刚刚上任两个月,就面临了一个大麻烦——违章建筑。
    当时的合肥有1750万平米的违建,相当于每个合肥市民摊上一个卧室大小的违建。甚至有的违章建筑,还是当地党政机关的房子。合肥之前也拆过两次,只拆了20万平米就不了了之,而党政机关的违建基本没动。
孙金龙想了三天三夜没睡好觉,最终还是决定——拆。

 

孙金龙先带头拆了市委办公厅自己的“家财”。22间位于淮河路的170平方米违建门面房,年租金在20万上下,没了。

市委拆完之后第四天,拆迁工程正式启动。

市人大办公厅所属,340平方米违建,拆;包河区工商分局南门工商所门面房22间,简易棚40间,每年租金40万元,拆;安徽省委西大门门面房,年租金50万元,拆;安徽省总工会在全市最繁华路段的260平方米的临街商铺,每年租金100万元,拆。

孙金龙还铲平了58栋无主别墅。据估计,每套房子的装修都在三四十万。

这些别墅没人认领,但是拆除那天却有很多人去围观。

 

谁也不知道,这些别墅的水有多深。当时围观的知情人士说,“有很多车牌号,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人的。”

 

一年时间内,全合肥拆掉了1200万平米违建。

孙金龙的铁腕,在另一件事上格外能体现出来。当时合肥规模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涉嫌诈骗破产,波及金额4000万元。事发以后,孙金龙一抓涉事老板,即便他是市人大代表,有人不敢碰;二抓违法上访,有的妇女在省政府大门撒泼晕倒了,孙金龙说,有病先送医院,等好了再抓起来。

 

为什么上任先搞违建?就是因为要立威。

 

合肥有三任市委书记都是本地提拔的,官场利益集团比较稳固。大拆违建这事,就是用来整顿官场的。

 

等待了半年,合肥才真正走上搞经济的正轨。

 

那是2005年的12月,合肥冬天格外的冷。孙金龙召集了453支招商小分队,亲自给他们践行。这一批招商小分队,就是后来合肥铁军的前身。孙金龙相当重视他们,还让自己的秘书担任市委办公厅的招商小组长。

 

合肥大力招商的第一年,落户项目982个,到位资金66亿,提前一个月完成了当年的招商目标。

数据看起来很喜人,对不对?但是合肥底下的小兄弟蚌埠、芜湖,第一个不答应。

 

一穷二白的合肥,能引来多少好项目呢?当时合肥的招商员第一反应,就是到省内其他地级市去抢企业。以蚌埠为例,蚌埠卷烟厂、安徽铁道发展集团、机械工业第一设计研究院、中铁快运安徽公司……都先后搬向了合肥。

 

合肥有“霸都”之称,这个外号是最近十几年流行起来的。“霸”字可以理解为霸气,也可以理解为“霸占”。合肥“吸血型省会”的称号,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与此同时,合肥市民的怀疑和怨气也在一步步累积。

 

2008年,天涯网友“寒冰13”在安徽版块发帖【合肥与南京哪个更好?】,天涯网友骂声一片。

 

楼主对合肥发展嗤之以鼻:

现在合肥人的信心就像大爆炸初期的宇宙一样,那叫一个急剧膨胀!一种"大合肥沙文主义"的思维正在蔓延!

 

    网友“包河藕五丝”根本不相信孙金龙能搞活经济,说孙金龙只是一个借钱刷政绩的过客,合肥人欠的钱一辈子还不上。

孙头在合肥两年多,合肥已经欠了1000多亿的外债,合肥的所有公务员10年不发工资也还不上!……他只管替合肥市借钱,不管替合肥市还钱,他又不会在合肥呆一辈子,到时候它走人了,这个债就留在合肥了,合肥你就慢慢还吧,从你一年的财政收入里挤出的那点儿,就够还个利息!

 

“包河藕五丝”不信孙金龙,太正常不过了。

 

    如果我们穿越回去,看到一个一穷二白的省会大拆大建、疯狂举债,招商引资还要和小兄弟们抢肉吃,反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如果孙金龙的水平还不如键盘指挥家,那也不用干了。

    事实上,他下的棋,远远走在了时代前头。

 

02 

    如果招商全靠吸血小兄弟,这生意是做不长的。

    合肥瞄准的,是江浙粤向内地转移的产能,是日本韩国的外商。

    第一批招商小分队出征还不到半年,孙金龙就马不停蹄地派出了第二批。在出征大会上,他另外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事,聘请110名企业家作为“招商顾问”,鼓励他们呼朋引伴来合肥落户。这是个妙招,企业家之前的人情关系,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利益关系,往往比政府单方面拉拢更靠谱。

但是第二件事,就有些争议了。

    对突出贡献的企业家,发放合肥“绿卡”,享受税收、户口、医疗、教育等等各方面的优待。

    在社会矛盾比较尖锐的今天看来,“绿卡”制度可能有点刺眼。


我摘录了相关规定如下:

一、“绿卡”发放对象

1、在我市投资的著名跨国公司、国内知名企业、全国性商会、行业协会和其他组织的CEO等国内外工商业界名望较高的人员; 2、在我市实际投资达到以下规模的外来投资企业法人或总经理:实际投资达到1000万元以上的农业项目;实际投资达到5000万元以上的高新技术产业项目;实际投资达到2亿元以上的加工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文教卫体等社会事业项目;实际投资达到5亿元以上的城市基础设施等其他三产类项目。 二、“绿卡”持有者享有的权利 1、贡献突出者授予合肥市有关荣誉称号。 2、接受邀请列席市人大、政府、政协的有关会议。 3、申办投资企业由行政服务中心免费全程代理代办。 4、优先享受信贷支持。 5、办理因公出国(境)手续和因私赴港澳商务签注时,可享受“绿色通道”服务。 6、乘机出行时,优先办理安检及通关等手续。 7、子女入学可与本行政区适龄儿童或小学毕业生享受同等的义务教育入学政策。境外人士子女还可根据需要,到合肥市接受境外人士子女入学定点学校就读。 8、本人及其直系亲属享受市级定点就医服务。电话预约,享受医院提供的专科服务;就诊时,医院确定副主任以上医师接诊,并安排专人实行“一条龙”服务;病情复杂时,由医院联系院内外专家会诊;符合上门医疗服务条件的,医院安排医务人员提供上门服务;每年免费安排常规项目体检一次。 9、可为本人、配偶及子女办理1名市区户籍人口。免费为本人、配偶及子女办理户口迁入手续或暂住证。 10、辖区内地方收费站(肥西桃花收费站、合蚌收费站、下塘收费站)免费通行;免费办理驾照年审和更换。 11、市区范围内免费乘坐公交车。
    第一批合肥“绿卡”的获得者有22人,包括日立建机(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平田东一。他在合肥后来的招商会上经常发言,拉拢了30多家“日立系”企业带到了合肥。2008年北京奥运,平田东一还做了合肥站的火炬手。
    叫他一句合肥人民的老朋友,也不为过。

 

    客观来说,合肥户口、医疗、教育等等优待,比起北上广并不算值钱。一张绿卡对于外商来说,算不上什么香饽饽,但是意味着合肥的态度——只要你来投资,制度上的麻烦事都不是事。

    这种态度由上到下,被贯彻到合肥政府的一兵一卒。
    用孙金龙的话说:

    “只要你有项目,有策划,来合肥投资,我们给你免去37项行政事业性手续费用,给你提供最完善的条件,又快又好地协助你搞企业。
你的员工新来陌生的城市没地方住,我们帮你给他们找房子;新厂房没水电,我们的水电局肯定立刻赶去帮你安装。
我们的组委会绝对不是虚有其表,我们会认真执行,进行实质的工作,绝对不会和你做表面工作,喝个酒,开个会,一年后,荒田还是一片荒凉。”


    靠着这套招商功夫,孙金龙把合肥做成了国内家电基地的老三,只输给海尔大本营青岛、美的大本营顺德。

2006年,合肥市长带队亲自赶往珠海,招来了格力电器年产600万台空调的项目。
2007年,长虹、美的、欧力等等企业也先后在合肥投产。
到2008年,合肥已经隐隐成为家电王者了:洗衣机产量695万台,居全国第2位;空调产量658万台,居第3位;电冰箱产量1130.5万台,稳居全国第1位;。 
    细心的你也许发现了,四大家电里有一样,合肥完全排不上号。
那就是彩电。
2009年一季度,合肥空调、电冰箱、洗衣机产量分别增长2.7倍、67.6%、46.8%。
但是彩电产量,只涨了9.2%。
为什么?电视机比原子弹还难造吗?
恰恰相反,电视机的原理相当简单,只要有材料,给个高中生都能攒出来。

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里,金世佳自己就拧出来了一台电视。这也是那个年代有动手能力的理工科熊孩子的日常,拆收音机电视机都是家常便饭。

 

问题就出在原料上。

 

为了搞定整机生产,合肥政府前前后后跑遍了家电上下游产业链。

 

    家电要钢板,就拉来马鞍山钢铁厂;格力要产空调,就拉来凌达压缩机项目,厂房就在格力旁边;洗衣机缺电机,就去日本找三洋电机;就连小小的注塑件、模具,都要从广州和南京找相应的工厂谈判招商引资。

 

    腿都跑断了,合肥才把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微波炉的本地配套能力拉到65%、60%、70%、60%。

 

    但是彩电呢,只有30%。

    因为跑遍整个中国大陆,也找不到电视机屏幕生产商。所有的电视机屏幕,都必须从海外进口。

微信图片_20200705172129.jpg


    这是一个高度垄断的行业。2003年到2009年,台湾在液晶面板上的投资占全部制造业投资的三分之一。全球90%以上的笔记本电脑、25%的液晶电视组装和至少50%以上的液晶显视器组装,都被台湾霸占。

    大陆的彩电制造商早在90年代就把彩电打到白菜价了,但是液晶面板是始终翻不过的大山。

    一台电视的整机成本里,三分之二都是这块液晶面板。成本决定,电视机生产放在沿海地区更划算。

也就是说,只要液晶面板生产还掌握在台湾手里,合肥就别想碰彩电这门生意。

一开始意识到液晶面板重要性的,只是合肥经济开发区的一个副主任。他登门拜访海尔公司,问他们还差什么配套企业,政府负责搞定。

海尔公司也很直爽,我要液晶面板,你们反正也给不起。 

想要合肥搞来全大陆都没有的液晶面板,这难度还不如去摘星星。 

但是合肥政府里牛人辈出,这位副主任出身清华,他回去翻了一遍校友录,一拍大腿找到了清华大学教授、液晶显示专家张百哲。

张老给他指路:你要找的宝贝,不在天涯,不在海角,就在北京亦庄开发区。

不在北方,不在南方,不在西方,就在京东方。


03

我们给不熟悉的同学,讲讲这个神奇的京东方。

京东方是个神仙公司,一心一意搞液晶面板,差点把自己搭进去。05、06这两年,京东方累计亏损三十个亿,2008年再混不好,就要从上交所摘牌了。

那时候京东方老板王东升愁得头皮发麻,差点就要卖掉第五代生产线了。

液晶面板这个玩意,打的就是一个投资门槛。海外厂商先投资,先生产,把市场都占完了,大陆厂商想要生产,就得一样砸个几百亿下去,很不划算。

而京东方的头比液晶面板铁,偏偏要趟这个地雷阵。为了从零学习造液晶,他们从韩国收购了一条落后的3.5代流水线,请韩国师傅手把手教中国工人。

京东方当时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如果解散了,这批技术工人就是留给后来者的遗产。

就在京东方生死存亡的2007年,老天爷抬了他一手,国际液晶面板价格大涨30%,最终全年盈利7个亿。

 

因为缓了一口气,京东方开始琢磨扩大产能,准备在国内再投资一条六代生产线。

因为前期投入熬出头,京东方成了中国大陆唯一一个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晶厂商,不少城市闻腥而来,想要把京东方收入囊中。

而且,一个比一个有钱,都是百亿级别的投资。

武汉承诺出资65亿元购买京东方定向增发股份,并另筹资30亿元代建生产厂房,厂房可租可转投资;深圳承诺出资12亿美元购买京东方定向增发股份,并另筹30亿元代建生产厂房;成都也提出出资90亿元争取京东方前往建设六代线。

而合肥,连条像样的铁路都没有。

合肥经开区副主任拜访过京东方之后,迅速把情报上传。2008年,孙金龙亲自带队考察京东方。

考察回来之后,孙金龙把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各区县、开发区及市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全都叫过来开会。那场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洋洋洒洒坐了百余人,主题只有一个:如何搞定京东方。

    合肥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三百多亿,如果要硬吃下这个总投资175亿的大项目,全市都得做好发不了工资的准备。

最后会议决定,全市老小齐上阵,砸锅卖铁都要把京东方招过来。

如果城市也有青春,那一年就是合肥的成人礼。

就像老猎户看着长到自己肩高的儿子,交给他一管锃光油亮的猎枪和一袋干粮,拍拍他的肩膀说:

 

“孩子,扛一头野猪回来,我就让你娘去说亲。”

整个合肥都被发动起来了。

首先是融资。一开始的方案里,总投资175亿,60亿由京东方定向增发产生,60亿通过银行贷款,最后三分之一需由合肥市政府拿出。

合肥一咬牙,同意了。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金融危机一来,京东方资金又吃紧了。王东升试探性地问合肥:你们能不能出90亿?

合肥领导们闭门开会,谁也拿不出主意了。

最后孙金龙一拍板,90亿,给!

不但要给,而且给的相当痛快。

合肥正在兴建的地铁项目,停了,留钱用来支持京东方。

为了帮京东方融资,合肥还成立了国有控股的投资集团,开始了波澜壮阔的资本运作。

京东方的六代线计划非常耗电,需要相当于北京市1%的电力供应。合肥6个月建好了一座110千伏变电站,专门供京东方使用。

最终,京东方选择了合肥。

京东方老板王东升说,走遍全国这么多城市,还是觉得合肥实在,上上下下都在为我们考虑。

现在我们都知道京东方牛逼得不行,但是倒退十年,舆论完全是相反的。

    从引进京东方那一天起,骂合肥的声音就没停过:“花那么多钱,劳民伤财!”“6代线已经落后海外两代半了,生产它有什么用?”“你们这是政商勾结!”

    你们看看,这都是有头有脸的财经媒体,可不是什么无良自媒体。

现在大家都觉得合肥是个“赌城”,也是受了这些媒体的影响:你看你看,合肥当年多悬啊,幸好赌对了。

    其实,合肥看似是在赌博,内心稳如老狗。

    让我们回顾一下,合肥为啥要引进京东方?

    因为合肥的产业链需要它。合肥要做家电制造中心,而液晶屏幕就是最后一块拼图。

    工业这东西,越是集聚,成本越低。当你不出合肥就能找齐一台家电所有零件的时候,当其他城市找不到的液晶屏幕都得上合肥来求,合肥就把上下游牢牢攥在手里了。

合肥有年产几百万台彩电的家电工业园,都在嗷嗷待哺等着用液晶屏。只要京东方一来,大家就能开动印钞机。

微信图片_20200705172544.jpg


反过来说,合肥完整的产业链,对京东方也是致命的诱惑。

你看你看,你们液晶生产是不是要用到薄膜和偏光片?好巧啊,我这里有乐凯公司,可以覆盖你30%的生产成本;你是不是还要用光刻机?好巧啊,我这里有芯硕半导体公司;其他还有什么要配套的,合肥几百家电子元器件企业任你挑。

你看你看,你们液晶屏要卖给谁?我这里全是家电企业,彩电生产三缺一,你液晶屏幕有多少他们要多少。

打个比方,京东方是高冷女神,别人都以为不好追,但是合肥不仅鞍前马后伺候,还把她身边的闺蜜和亲戚全部打通,办好了考研/就业/户口/搬家等等大小事务。

最终表白的时候,别人以为合肥是发起悍不畏死的冲锋号,只有合肥知道,一切早都十拿九稳,这只是在吹响凯旋的庆功曲。

合肥最腹黑的一点是,即便他全心全意对京东方好,他也没忘了留一手。

电视机屏幕当时只有两个发展方向:液晶和等离子。合肥前脚拉来京东方投液晶,后脚就拉来了长虹投资等离子。虽然等离子屏幕被历史淘汰,虽然合肥关闭等离子生产线又被媒体一通臭骂,但是只有合肥自己知道——

无论哪边输,哪边赢,我永远血赚。

 

图:媒体每日一问,合肥今天梦灭了吗?

事实上,引进京东方之后的第三年,合肥终于干掉了老对手青岛和顺德,登顶中国家电之王。

 

京东方后续带动了合肥超过千亿的投资,引进了上千家相关产业,解决了三万个就业岗位,。

 

这上千家企业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公司。

 

2008年,一个73岁的美国老头听说合肥建立了第一条京东方生产线,主动找上门来,要带他的技术来合肥投资。

他不是骗子,是200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兰·黑格,得奖项目是“发现了导电的塑料和研发具有传导性能的聚合体”,可以用来开发“聚合物发光单色显示屏”。

当时合肥媒体也不懂他的技术是干嘛的,隐隐约约觉得很牛逼,就在报纸上大笔一挥——“软液晶”。

十年后我们都知道了,这门技术叫做柔性屏,是京东方独步天下的秘密。

合肥抽到了一张SSR,京东方捡到宝了。

微信图片_20200705172904.jpg


京东方一战,是合肥走上投行之路的成人礼。

合肥之后的种种投资,其实都贯彻了狩猎京东方时的技巧:挨着上下游产业链挖,直到全产业链打通;市场需要什么企业,政府就去谈什么企业。

有了京东方,就有了“沙子——玻璃基板——显示屏——整机”的产业链;

有了科大讯飞,就可以孵化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的高科技企业,有了“中国声谷”产业园;

 

有了长鑫半导体,就可以进军集成电路领域,做智能机器人;

一步一步走,合肥现在的产业主力军已经成了“芯屏器合”——显示屏、半导体、装备制造和机器人。

你敢信吗,距离他登顶国内家电霸主,才过去了仅仅十年。

也许合肥自己都想起来都好笑:“原来当初我找京东方,只是为了造电视啊。”

一批又一批的干部、记者来到合肥观摩学习,想找到合肥成功的秘诀。

我觉得,《安庆日报》的记者写得最真实,也最有参考意义。

合肥的招商干部都很拼命,而且对产业了若指掌。

    翻开今年的合肥市《重点产业招商指南》,新型显示、集成电路、软件、语音及人工智能等18个合肥市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都被梳理成篇,每一个产业的产业发展趋势、产业政策、产业链情况、重点目标企业、招商对接平台都被清晰地以文字、表格、图表的方式呈现,招哪些商、到哪些地方招商、以哪些企业为重点、通过什么方式招商一目了然。

    这是方向引领方面的专业化。

    这个指南的编写者不是专业机构,而是合肥市投资促进局的一批年轻人。“每个人负责一个产业,整个下来,你就对这个产业有了全面的认知。”负责大健康产业编写的合肥市投资促进局综合处的余飞说。

    因为对产业链太熟悉,他们都成了人精,一双肉眼能看出企业家底,谈一次就知道值不值得投,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合肥的专业招商人员能专业到何种程度?余飞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有一位招商人员到一个企业考察,看了厂房和设备以后说,项目的投资额是3800万元,企业负责人听到后很震惊,因为项目的实际投资额是3700多万。

“上午飞上海,下午飞深圳,晚上回合肥。”这是对目标企业精准定位和研判的结果,每一次出去,都是精心准备下的出征。

“一个项目我们只要谈一次,就知道这个项目有没有希望,这个企业有没有可能落地。”

“我们的招商人员一年中有200多天都在外面跑项目,曾经有人为了谈一个项目,差点赶不回来过年。”余飞告诉记者。

但是反过来看安庆自己的招商干部,记者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他们对产业链一问三不知,出差就是摸鱼,浪费企业的热情。

“安庆来的单位招商意图大都不明确,不知道到底要招什么样的项目,对深圳的企业也不太了解。”一位在深圳老牌上市公司任副总的安徽籍老乡日前在同学群里发贴,直言不讳地指出安庆一些招商引资人员存在的问题。

他说,去的单位一般都要在深圳待上三五天,为此,他感到很不理解。“其实花一天两天时间足够了,有一次下午我去宾馆看客人,发现他们正在房间里掼蛋。”他说。

“这个企业到底是生产什么零部件?企业在行业中是什么地位?这个产品未来的市场潜力如何?对安庆零部件产业链打造有什么作用?”有一个部门拿着单位招商引资工作的资料兴冲冲地跟市领导汇报,却“一问三不知”。

也许,安庆日报记者笑着笑着就哭了吧。

如果合肥的成功真是赌出来的,那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安庆也能赌对一把反超合肥。

但是应了那句话——“最怕的就是,有人明明比你优秀,还比你更努力”。

合肥,这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行,让人敬佩得害怕。

 

尾声

 

    把合肥的成功归咎于赌,有点看不起人了。

    就像班上一个万年吊车尾,一声不吭地考到了全级前十,你平时根本没正眼瞧人家,现在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是不是蒙对题了。

    合肥的成功,是体制的成功。

    整个政府从上到下都投行化,一个基层招商员都具备全产业链知识,这时候合肥的战斗力和其他二线城市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就像热刀子切黄油一样轻松。

    哪怕没有等到京东方,也有京北方,京西方。按照合肥的打法,总有一天能把全产业链收割干净。

    这才是其他城市值得学习的地方。

    你可以一穷二白,可以资源、资金、技术、人才处处不如人,但是一定要尊重技术,要保持进取。

    中国当代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的林毅夫教授,把中国崛起的秘密归纳为“新结构经济学”。他到非洲去,和当地的小国穷国总统聊天。西方人教非洲人自由放任,只要躺平,自然会有商人来帮你建设。

    林毅夫告诉他们,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就是要积极有为,主动出击。你要搞好配套产业,要建设好水电路网基础设施,要做好政府服务……总之,要做到比商人们更懂商业,才能招来商人的投资。

    后来,试点了林毅夫的办法的非洲国家,都过得强得多。

微信图片_20200705173045.jpg


    这是属于中国人的经验,合肥只是一个缩影。

    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是天上掉下来的。世界上的优质产业就这么多,金饭碗就这么几个,不靠争,别人是不会给我们的。

天道酬勤,自强不息。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
Copyright©2019-2020昆企协“三会”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9010857号 滇公网安备53010302000881号